主页 > 业界要性 >十四、种瓠仔生菜瓜和我的政治犯証照 >


十四、种瓠仔生菜瓜和我的政治犯証照


2020-06-20

1992年当选刚全面改选后的国会议员,坐在议事大厅,左右看了一圈,不免好奇,拿出纸笔把同事们统计一番。结果是民进党国会议员51位中,坐过政治窂的有14人:

十四、种瓠仔生菜瓜和我的政治犯証照

施明德,黄信介,卢修一,姚嘉文,谢聪敏,戴振耀,陈水扁,张俊宏,吕秀莲,陈婉贞,邱垂贞,黄昭辉和我。

曾被列黑名单被「关在海外」甚至2,30年,闯关回来的有6位:

沈富雄,陈婉贞,陈昭南,陈唐山,蔡同荣,谢聪敏。

政治犯受难家属有5位:

叶菊兰,许国泰,翁金珠,余政宪,余玲雅。

当过美丽岛军法大审辩护律师的5位:江鹏坚,李庆雄,张俊雄,谢长廷,陈水扁。

扣掉其中身分重叠的,共计是28人,超过了51人的半数5位之多,真神奇,铁定是世界记录。

几年前到英国政经学院演讲台湾的民主化,他们听到我这样讲都很惊讶,我开玩笑地说,看来,被国民党关等于领到参选国会议员的最优执照。像黄信介判了14年算是博士级证书,姚嘉文8年算硕士,其他依判刑刑期长短各拥有大学,高中证书。最显赫的是施明德,判过一次死刑,两次无期徒刑,应当是博士后研究身分。

至于我,才5个月,总算领到幼稚园证书,虽然比上大大不足,倒也有了一个起码交代。他们听了都笑了。

他们笑的对象,当然是国民党不是我,可是有一次我倒真的因为坐牢而被嘲笑。笑我的不是别人是农运人士戴振耀。

1980年代初,美丽岛军法大审刚落幕,入狱的党外领袖多还在牢里,台湾民主运动仍在疗伤止痛,重整旗鼓的时光,目前的菲律宾的民主是一个悲哀的笑话,但那时韩国和菲律宾,比起台湾,「人民的力量」却发展得如火如荼,他们的劳工和农民运动更加比台湾「先进」,令人佩服。

只判3年,1983年1月先出狱的戴振耀便在URM(见异艺录前一篇一个520各自表述)安排之下,1987年到南韩,1988年赴菲律宾观察农运并受训,并因此错过了520免于被关。

有一次在演讲会台下,我嘲笑搞农运自豪的戴振耀:阿耀,你舞什幺农运,我因为520农运被关,你有没有因为农运被关过?没有,按呢是算什米?

没想到戴振耀站到演讲台上后向台下的我反呛:林浊水讲是在舞台独,但是舞一世人,也没有因为台独被关,颠倒我戴振耀为了美丽岛台独叛乱案被捉去关,林浊水算什幺舞台独?

是的,真是种瓠仔生菜瓜,种菜瓜生瓠仔,是是非非的结局一点儿标準都没有办法预料,真是算什幺。

无论如何,专制体制之下,人生就真的这样无法预期,命运遭遇毫无逻辑。神奇吗?但是却正好如此,我才总算领到了一份政治犯的证照,虽然只有5个月,只能算是幼稚园学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