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热榜方面 >为甚幺人们会误以为废话深刻? 心理学家尝试提供答案 >


为甚幺人们会误以为废话深刻? 心理学家尝试提供答案


2020-06-15

2005年普林斯顿大学哲学系荣休教授Harry Frankfurt出了一本小书《On Bullshit》(中译本为《放屁!名利双收的捷径》),分析英语中「Bullshit」这个概念及其应用。「Bullshit」指废话,但不仅是废话︰重点是伪装有意义,让听众或读者留下印象,废话本身的真假倒不重要,而且往往非真非假。(以下使用的「废话」,一概指「Bullshit」。)

废话也有废话的市场,很多「新纪元」作家就是透过这类废话吸引信众。相信任何人身边总有些朋友喜欢说甚幺「宇宙会帮助你」或「共振/能量」等东西,甚至经常在Facebook上分享。

几名主要来自滑铁卢大学心理学系的研究人员,早前就研究废话。他们发现,对这类废话接受程度较高的人,反思能力及认知能力较低,也更倾向接受超自然现象、阴谋论和另类疗法。论文刊登于最新一期《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》。

20151204更新︰读者Jheng Ting Justin Chen 留言认为这「是一篇结论推论太多的研究」、「这篇研究真的还不到做科学传播的价值」,并提出理据。在此感谢其意见,并提醒各读者在理解下面的结果时,需要谨慎理解(此外亦不妨参考〈270科学家合作,仅能重複36%心理学实验结果〉一文)。

评价废话实验

研究人员首先在2个废话生成网站「新纪元废话生成器」以及「随机狄帕克‧乔普拉引言生成器」中,产生多段废话作实验样本,例如「想像力在指数时空事件之内」、「隐藏意思转化无可比拟的抽象美」等。

在第一个实验中,近300名参与者需要为这些随机生成、貌似有意义的句子评分,由1至5分不等,越高分代表越有深度。平均而言,这些句子获得2.62分,在「有点深度」至「颇有深度」之间。只有不足2成的参与者平均评分低于2(「有点深度」),却有超过4分之1的参与者平均评分高于3(「颇有深度」)。

接下来,研究人员就不仅使用随机废话生成器,也有使用真实例子——狄帕克‧乔普拉(Deepak Chopra)的Twitter发文。乔普拉是一名作家及另类疗法提倡者,以滥用、误用量子力学术语宣扬伪科学着称,其本人也生产了不少废话。例如研究人员在乔普拉的Twitter上,取了以下这句说话作实验用途︰「任何物质粒子都是概率波在无限可能场中的一段关係」。

不过,研究人员特别表明,他们刻意选取一些含混的句子作实验用途,而且选取乔普拉作对象,乃因为有其他作者批评过其文字毫无意义,以及跟他们使用的「废话生成器」有关。因此选取的句子是废话,并不代表乔普拉的Twitter只有废话。

接受废话有深度者 较易受认知偏差影响

第二个实验中,参与者需要先为自动生成的废话评分,然后才到乔普拉的Twitter贴文。评分后还需要完成一系列的测试,以收集多项数据,包括其语文能力、数字推理能力、使用直觉或分析思考的倾向、宗教信仰以及对超自然现象的信念等。

在余下的两个实验,研究人员再加入一些普通句子,例如「人们有时会发非常奇怪的梦」,以比较那些倾向接受废话的人,到底是误以为废话有意义,还是没发现需要提高警觉。最后一个实验把废话跟普通句子的比例改成各佔10句,以及额外收集了参与者对阴谋论和另类疗法的取态。

整体的结果发现,对废话接受程度越高的人,认知能力相对较低,同时更倾向有宗教信仰,以及倾向相信超自然现象、阴谋论和另类疗法。

20151204更新︰原本的小标题「接受废话有深度者 认知能力较低」或会误导读者跟智力有关,经读者留言提醒作出更改。「认知能力较低」在论文的脉络中,意思应指「对陈述句较易受认知偏差影响」。

为甚幺我们会接受废话?

论文作者提出两种机制,去解释人们为何会误以为废话深刻。首先,不论是否废话,人们本来就较倾向相信和接受东西。有实验发现,当人们的认知资源被消耗时——例如要去思考其他东西——便会把一些错误的东西视为真。作者指出,「相信」和「不相信」并非对等的选择,这或许提供了一部份的解释——虽然相关实验都是用有意义的句子,而非废话。

其次,废话——由于其缺乏内容——不会跟我们原有的知识、信念产生冲突,以致较易避过大脑的「监察器」,令人未能察觉废话是废话。因为这样,人们可能误以为废话有意义,以及把自己不明白的东西视作深刻。

两种「思想开放」

作者亦提到,我们应该仔细区分两种「思想开放」︰第一种是不具批判性,或称反射性(reflexive)的开放;第二种是慎思、反思式(reflective)的开放。后者又有人称为「主动的思想开放」,亦符合西方谚语「头脑不要开放得掉出来」的要求。

反射性的思想开放,来自依赖直观的思维模式,很容易接受资讯却不加以分析;反思式的开放的思维模式,则透过寻求资讯来促进分析及反思。因此前者较易接受废话,而后者能有所防範。

两种开放模式也说明了,为甚幺有思想开放的科学家,也有指摘科学家思想不够开放的伪科学支持者︰开放本身并不足够,重要是接收资讯后如何处理——全盘接受抑或详细分析?

了解废话的意义

其中一名作者Gordon Pennycook指出,虽然此项研究仍在初步阶段,但论文的意义不仅在于显示很多人接受废话,更重要是提供了一些良好的测量方法,去判断一个人到底有多容易接受废话。

论文末段指出,通讯科技发展日益发达,人们比起以往更容易接触到更多废话。研究中随机生成的字句,评分跟乔普拉的Twitter贴文接近,而论文完成之时其Twitter上有超过250万人追蹤(目前数字是263万),乔普拉更有超过20本畅销着作。

作者表示,废话不单常见,而且流行,乔普拉只是诸多同类中的一个例子。以含混言词掩饰缺乏内容,在政治、行销甚至学术界也不罕见,事实上我们每人都有自己的「贡献」。而了解如何排拒别人的废话,也许能帮助我们发现自己的废话。

论文最后表示,基于此项研究的重要,「这份手稿也许不是真正深刻,但的确有意义」。

On the reception and detection of pseudo-profound bullshit (Pennycook et al.)Why people think total nonsense is really deep (The Washington Post)Scientists find a link between low intelligence and acceptance of ‘pseudo-profound bulls***’ (The Independent)Why Do Some People Find Deepak Chopra Quotes Deep And Not Dung? (Forbes)
上一篇:
下一篇: